今天是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书画名家

天阳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30    

  


    天阳,男,汉族,是一位靠心象创作的画家。他的作品基本都取材于他的心象。凡看过天阳画作的人,第一反应是质疑他的画种问题,既不象国画,又不是油画。但没有一个人认为他的画不好,因为他的画的确很美。天阳的画使人赏心悦目,是因他的心象很美,他怀有一颗童心,他的画,有童画之美,画中饶有童趣,充满憧憬和想象。画中常展示出他儿时记忆中天地生态的和谐,宇宙星辰的清朗,原始洪荒的清新无尘……天阳还保有一顆诗,文之心,一颗向美之心,所以他的心象是由诗文和对美的向往,渴望之情发出来的。在他的画作中洋溢着人文之美,充溢着绘画形式,语言之美。在他的画中,观者既看到中国画神韵之美,空灵之美。又看到西方现代绘画的光影之美,瞬间印象之美。从他的画中经常呈现诸如莫奈,马蒂斯和梵高的影子,看到民俗之美,爱情之美总之,天阳的画无论外在的语言形式,还是从内在的意蕴,都让观者有看头,有回味他即使画一幅平常的树林风景,在构图和气氛营造上也让观者产生出对诗意和对古代优美典故的联想,这是因为他的画中充满了文学意味的缘故……。当然,心象说到底还是客观世界的反映。但天阳的心象却不是现实的直接反映,更不是一时一事的即时反映,也不是照相机似的留影,而是潜移默化的,间接的,酿酒似的,一次抽象,浓缩提炼,加入心意的升华过程的结晶。天阳的心象似乎与中国画的意象相类,所以他曾画过很长一段传统中国水墨山水画,但他发现水墨山水画不能完全将他的心象展现出来,所以他转而寻求西画的语言和元素。因为中国画的意象是由笔墨构建成的,是墨为主,色为辅,而天阳的心象是彩色的,他不能割舍色彩,这生命之色。另外,中国画的意象太简略,太主观,而他的心象难以做到《得意忘形》,他仍然有写实的成分。仍然秉持‘以形写神’’的理念。从实际作品看,天阳的画一方面引入了西洋画的色彩和复盖画法,而且是深度地引入,致使他的作品被人指认是油画。另一方面,他的画又坚守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学术底线。宣纸,笔墨,色等材质保证了《原野风景国画》的中国体格,而写意性,意象性又保留了中国画的精髓。正可谓:“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值得一提的是,《原野风景国画》的变革,较之以往中国画融入西画元素的种种变革,有其独到之处。较之以往的浅尝辄止,天阳则踏深入里,较之以往的生搬硬套,天阳的改革则收到了水乳交融的效果。国画引入色彩,大大增强了中国画表现现实,表现当代中华热土和中国民族火热情怀的能力,大大拓宽了中国山水画的意境,将中国山水画从旧式文人追求隐逸遁世的消极情怀中解放出来。当今学术的总趋势,已经由一个个纯粹的学科向边缘发展。“边缘化”“边缘科学”正是当今的新方向。天阳的《原野风景国画》无疑开拓了中西绘画“边缘学科”之先河,是值得称道的。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