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欢迎光临本站 

艺术展示

桂雍艺术人生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23    


桂雍


桂雍,字棚子,号申斋,别署乐贤堂主。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生于淮河之畔凤台,八十年代初求学于长江之滨芜湖,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自学生时代起,即嗜好文艺,痴迷书画。大学期间,有幸随曹宝麟老师学习书法,随方诗恒老师研学绘画。几十年来,无论寒暑,从未间断。其书初习颜楷、魏碑、汉隶,后习“二王”、宋四家及明清诸家,尤于苏黄颇为用心。其画得方诗恒先生真传,深刻领悟乃师颜文樑、吕斯百等人的艺术理念,努力实践徐悲鸿先生倡导的现实主义精神,广泛汲取石涛、八大、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师的笔墨意趣 , 画风清新典雅,自然洒脱。在注重创作的同时,积极从事理论研究,有近六十万字评论文章发表于国内专业报刊。此外,还有《艺林试步》《艺林散步》《桂雍书法集》《中国书法家全集·齐白石》《岁月留痕——桂雍书法三十年》等著作出版。先后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编辑出版委员、新闻出版委员,安徽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书法之友》杂志执行主编。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邓石如书法艺术研究院院长、安徽美术出版社编审、国家一级美术师。



在当前书坛,皖派书法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气象,他们或继承邓石如以来的写实性传统,以北碑雄浑的笔意出之,或以桂馥、郑谷口那种写意笔法来进行创作,出现了一批具有极强创作实力的书法家,其中桂雍就是皖派书法代表性人物之一。

桂雍书法艺术的特点就是率性而为,不假雕饰,大气磅礴,灵动飘逸。桂雍下笔之时显得胸有成竹,故一路写来,势如滚珠,笔法跳荡。书写中的速度变化是一个很突出的因素,正是这种速度的变化使得笔法、墨法、章法都在发生着变异,形成了具有桂雍自身特点的书法风格。桂雍书法强调正面取势,吸取了张旭、怀素草书的飞扬舒展的艺术魅力,同时又吸取了祝允明草书中那种猛厉跳荡的用笔特点,所以,他的作品在慢速用笔时有一种雍容不迫、自然悠闲的美感。而与此不同的时候就会显现出他审美的另一面,那就是八面出锋,自有生气。桂雍的创作,以行书和草书为主,隶书、篆书为辅。他融苏东坡、米芾的笔法和意趣于行书,以“意”主导,逸气弥漫,气韵生动,一路写来,无拘无束,悠悠扬扬,这就是桂雍追求的美学意境。同时他又在笔墨中参以吴昌硕、沙孟海的字体张开雄劲之势,使得他的作品重“势”、尚“力”的特点十分凸显,这也是他追求碑帖合一的艺术效果的体现。他在创作中无论是隶书或草书,都极其注重对传统书家丰富内涵的摹写和准确韵律的表现。所以,他的作品能很准确地把握前人书法的精髓。比如在隶书方面他以邓石如隶书为摹本,写得古拙厚重但又神采飞扬;在草书上他心仪王觉斯,喜欢他浓淡枯湿的墨韵变化,另外他又对黄山谷、林散之等大书家的丰富内涵和线条的变化用心揣摩。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在当今安徽书坛别具一格,独占鳌头。桂雍把自己的书法状态归为“新文人书法”。他认为传统文人起初大多并没有向书法艺术进取的明确目标,用毛笔写字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这种实用的结果和反复运用,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他们自己的风格并有了很深的造诣。其中,优秀的文人作品因在形式和内容上有着自己的独特性和标杆性而被推崇,被广为效法。显而易见,传统文人书法是水到渠成的。新文人书法则不同,他们对书法抱着一种神圣的态度,从一开始就立志成为一名书法家,在深入传统的同时,不断开拓书法创作的新途径。那么,从这一点看来,新文人书法与传统文人书法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是水到渠成,后者是有意为之。不管怎样,在当今的社会条件下,即便是有意为之的书法探索也是值得肯定的。

桂雍作为新文人书法的象征是其编辑了十几年的《书法之友》杂志,撰写了几十万字的研究论文。前者使其保存着良好艺术品位和宽阔的艺术视野,后者使其对各门各派的艺术脉络具有清晰的把握。古人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正是有了这种丰厚的积累,他才能做到厚积薄发,雄视当今书坛,做到与古人神交,与今人意会。郁郁芊芊,他书法的无穷生命力正是源于此。桂雍是个痛快人,书法也是其快意人生的真实写照。

书法作品欣赏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